安卓之父安迪鲁宾创业失败:想做的不只手机,但连手机也没做好

时间:2020-03-16 03:35:35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
创始人的光环会成就一家公司,也可能会毁掉一家公司。

安迪鲁宾(Andy Rubin)曾经是一个给公司带来很多光环的创业者。当2015年,离开Google的鲁宾决定创办Essential公司时,他收获了整个科技行业的关注。媒体、同行还有所有数码硬件的爱好者们,都希望从鲁宾新动作的蛛丝马迹里,找出能够让这位可以功成身退的智能手机先驱重新出山的原因。

鲁宾的确想要改造当下的智能手机市场,他认为当时的手机市场复杂而且封闭,Android和iOS开辟了智能手机行业,却也垄断了这个行业,敌对的双方最终导致整个智能硬件生态不够开放。

鲁宾想要打破这个僵局,创造一个足够开放的平台。那是一个令极客们兴奋的未来,Google、HTC和苹果公司的员工竞相跳槽追随他,Essential也因此在创立之初被给予了无限的厚望。

五年过去,成果浮出水面。除了一款难产的手机Essential PH-1,以及它的两个配件(360度全景摄像头和3.5mm耳机插孔)以外,Essential并没有拿出其他实质性的产品。在最新的公司博客里,Essential展示了秘密研发中的新机(内部代号为ProjectGEM),狭长如电视遥控器一般的机身依然令人感到新奇与兴奋,但可惜的是,Essential表示公司并没有能力把产品交付到用户手中。

至此,鲁宾的手机梦也被迫按下了暂停键。

看得见未来

早在90年代,鲁宾就提出了「智能手机」的概念。1999年,作为Danger的联合创始人,鲁宾设计了一个名为T-Mobile Sidekick(也称Danger Hiptop)的智能手机的雏形设备,虽然有些功能在今天看来再为平常不过,具有开创意义的Sidekick却是第一批能将互联网、即时通讯、电子邮件和PC应用程序整合的智能手机之一。

鲁宾被邀请到斯坦福大学做演讲,当他在台上侃侃而谈时,Larry Page和Sergey Brin就坐在台下。偶然间,Page发现Google被设置成Sidekick的默认搜索引擎,这便成了鲁宾和Google缘分的开端。2002年的春天,Page和Brin无论走到哪都在腰间别上Sidekick,方便随时使用自己的搜索引擎。Page也很快就有了开发一款Google手机和移动操作系统的想法。

极客、前卫、远见......那些能代表未来的词统统可以在鲁宾身上体现。

私下里,他热衷于各种新奇的技术,他设计了家庭影院系统,一旦电影结束,卧室的灯光就会缓缓打开;他家楼下停着几架直升机模型,由电脑程序控制可以自动飞行;在他为前妻Rie开的面包店里,有他亲自编写的POS系统,在没有收银员的情况下也能完成收钱、找零和交易记录。

他不仅热衷于各种新奇的技术,并且始终愿意为此投入一切。1990年,苹果分拆了手持计算和通讯设备的部门,成立了General Magic。来到General Magic之后的鲁宾说他完全沉浸在公司的工程师文化中,包括他在内的几名工程师在小隔间上搭建了阁楼床,住在办公室里,就是为了昼夜不停地工作,他们想开发的Magic Cap是为手持设备和智能手机设计的具有突破性的操作系统和界面。

上市之后的General Magic有过短暂的辉煌,只有少数制造商和电信公司采用了他们的方案,原因是Magic Cap无疑是一个伟大的想法,但是至少提前了十年。与鲁宾共事的Draganic过后回忆起,那种感觉就像是「闭门造车」、「在研究室里做发明」,「我们努力工作,团结一致,做出了我们想要的酷产品,但是市场并不买账。」

2003年,鲁宾终于跟现实接上了轨。他用拥有多年的域名Android.com开发了Android。当时市面上的智能手机种类繁多,且互相之间不兼容,Android依靠开源的特性重新「定义」了智能手机,成为了全世界占有率最高的移动操作系统。有趣的是,开发Android期间,几近破产的鲁宾以个人名义资助了Sebastian Thrun,发现了自动驾驶的价值,之后又为Thrun和Page牵线搭桥,「成就」了Thrun Google自动驾驶之父。

输给了现实

2017年3月,鲁宾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手握「全面屏」手机的照片(推特已经删除),他配文说:「我对事情的进展感到兴奋,渴望把它交到更多人的手中」。很多手机发烧友为此兴奋不已。

Essential PH-1一开始就是奔着「高端」去的,采用「美人尖」的全面屏设计,钛合金的中框,陶瓷后盖。鲁宾还做了模块化设计,在相机旁边加入了一个独特的磁吸式接口,让用户可以通过接口来拓展外置设备。外观上非常符合极客的胃口。从参数上来说,Essential PH-1的确是2017年最强的旗舰手机之一。

团队远远低估了量产的难度,据 TechnoBuffalo在2017年9月报道,一名员工直言透露手机量产出现了问题,「(生产)非常,非常艰难。没有一件事是顺利的,生产无法协同,一部分做好了,另一部分就失灵了。速度比预期慢。」加上Ocean Depths(深海蓝)和Stellar Grey(星灰色)配色工艺困难也大大拖慢了手机的量产进度。

由此导致发货时间从6月一拖再拖到9月。智能手机的产品迭代期过了,Galaxy Note 8、LG V30、iPhone 8、HTC U11抢走了Essential PH-1 风头,原本兴致高昂的消费者不买账了。不仅如此,后发的Essential PH-1在销售策略了也出了问题。作为全新的品牌,Essential在需要打开知名度的时候却选择了与规模不是最大的电信运营商Sprint签署独家协议。

Essential PH-1发布之前,他曾长篇大论讲了讲自己离开Google之后为什么想做手机,「我们不喜欢当前的技术现状,(消费者)选择越来越少,越来越多不必要的功能困扰着我们的生活,越来越多的产品互不兼容而我对这一切有部分责任。」

从硬件上来讲,采取模块化的设计来源鲁宾「改造封闭且复杂的智能手机市场」的初衷。Business Insider解释称,Essential系统最大的优势在于这些模块可以在Essential Phone之外的设备上工作,不仅仅是Essential研发的智能家居(Essential Home),或是来自其他制造商的设备。理论上,模块对任何设备开放。「我们不是做噱头,我们在做真正意义上的创新,我们用配件端口做手机内部不能做的事。」谈起模块化设计,COO Niccolo de Masi这么说道。但是模块化手机并没有从需求端验证其合理性,大多数情况下,人们更换手机不是因为摄像头坏了,换一个摄像头,而是有性能更好的新款手机出现。

从软件上来讲,依旧搭载原生Android的Essential PH-1也没有真正实现「一款能与所有平台兼容的手机」的想法。发布的两个月之后,Essential宣布降价200美元,即便如此也未能刺激销量,据IDC报道,截止到2017年,Essential Phone也只卖出去了88000台。

无力回天

无奈鲁宾的名声一直大过公司,他的一举一动很难不牵扯着公司的发展和走向。2017年The Information揭露安迪鲁宾离开Google的真正原因在于其曾经被指控性骚扰。在本应该发力的时间点,安迪鲁宾因为身陷丑闻漩涡不得不短暂离开公司。

彭博社报道,2018年上半年,曾经的硅谷明星公司寻求出售,鲁宾也表示Essential Phone不会再有下一代了。事态在2018年进一步发酵:《纽约时报》曝出Google给出9000万美元作为安迪鲁宾的补偿,导致全球超过2万名Google员工「揭竿而起」,抗议Google的处理办法。

时间转眼到了2018年底,Essential每况愈下,已经将裁员30%(之前有120人)。裁员的几个月之前,公司取消了Essential Phone第二代计划,同时暂停了试图与亚马逊和Google展开竞争的智能家居的计划。Essential Home将会搭载自研的AmbientOS智能家居操作系统,在鲁宾的畅想里,AmbientOS可以兼容和支持不同生态系统,比如Siri、Google Assistant、Alexa等。「最好的描述就是我们想搭建桥梁。」鲁宾说道。这与鲁宾做手机的初衷如出一辙。

成立之初的Essential被寄予厚望,获得来自亚马逊 Alexa Fund基金、腾讯、富士康等累计3.3亿美元融资,估值一度达到12亿美元,跻身独角兽之列。鲁宾有远见,有洞察力,对前沿技术有极度的热情,但是缺乏将产品真正落地的执行力,其不断追求的创新,终究没能真正送达到用户手中。

去年10月,Essential就已经流出正在打造下一款手机ProjectGEM的消息。据前员工称,这款手机被称为所谓的「伴侣手机」让人们摆脱对手机的过渡依赖。GEM也是一款不折不扣的AI智能手机,用AI和语音控制来发送和回复信息,这样手机体积就能更小了。据悉,Essential对此投入的研发费用至少有5000万美元。

下一块拼图

去年在接受彭博社访谈时,鲁宾说,「如果我能让你的手机成为一个虚拟的『你』,你能全情投入享受生活,享受晚餐,你完全信任你的手机,它代替你做事。」「我想我可以解决人们对手机上瘾的部分行为。」

对普通人而言,这听起来更像是科幻电影中的场景。

鲁宾的一位朋友曾评价说,鲁宾预测了5年、10年、15年之后的状态,回头看看现在,他会说,「我的天啊,我们还没有到那一步吗?」

《连线》一文中这样写道,当鲁宾让「智能手机」从概念到落地,它们就让鲁宾提不起多大兴趣了。作为一项工程问题,这已经被解决了。当然,新的应用程序源源不断地推出,但是对于将工程视为一门艺术的人来说,这就像是在干掉的漆层上面添加的寥寥数笔。对于鲁宾来说,他看到一个新的画布人工智能……鲁宾认为人类正处于新计算时代的转折点。正如MS-DOS让位给Macintosh和Windows,后两者让位给互联网,互联网又让位给智能手机,我们正向人工智能过渡。

离开Google之后,鲁宾先是建立了风险投资公司Playground Global。投资硬件创始团队的同时,鲁宾会提供一个「全明星」阵容的工程师部门,协助团队打造软硬件。鲁宾希望Playground成为一家工厂生产为未来AI时代准备的标准化的「部件」,一旦鲁宾成功了,他将开放整个软硬件平台,不仅是他投资的公司,任何一家公司都可以来取用,建造无人机,智能家居,机器人,这个将成为数以万计产品的基础设施所能产生的影响,就像当初Android之于智能手机一样。

鲁宾甚至等不及未来到来。鲁宾建立Playground Global的部分原因是为了Essential作准备,同时带着加速AI在人们生活中落地的迫切。只不过,还未等到新机正式发布,Essential倒闭的噩耗就先传来。

2月13日,在Essential宣布停止运营,不再继续对Essential Phone提供服务和更新的同时,也放出了ProjectGEM的演示视频,GEM一如既往「鲁宾式」的极客,整体外观似遥控器,背部采用指纹识别,输入键盘采用了斜排设计……Essential说,公司已经开发了这样一款新手机,但是「没有明确的途径将其交付给客户」,换句话说,Essential依然无法解决量产的问题。

鲁宾一如即往地缺乏耐心,他行动过早尽管他的远见可能是正确的,但是社会、文化和科技层面的基础尚未搭建好。他以前也吃过几次苦头,「看看Danger,」Tim O’Reilly说,「他是对的,只是时间还没到。」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26887757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